《故国》--邸晋军

摄影师介绍

1978年9月12日生于中国山西2003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图片摄影专业学士学位201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摄影系硕士学位媒体工作十余年,曾供职于《生活》杂志《新京报》,任图片总监、首席摄影记者中国内地最早使用湿法火棉胶黑玻璃板工艺用于艺术创作的实践者。目前生活和工作在北京

展览简介

在摄影是发明的一百多年中,很多中外的影像记录者都孜孜不倦的记录着这个悠远而宏大的古国,约翰·汤姆逊、恩斯特·奥尔末、托马斯·查尔德、阿芳。 他们都给我们留下了中国最早的影像,那时都是使用的笨重的木质相机使用玻璃板拍摄照片。然而他们的努力给这座古老的国度留下了永不磨灭的视觉影像,千百年过去了,当代的影像变得顺手拈来,人们不再为成像而费力劳神,拍照变得简而易行。当时的风景确已早已遗失在时间里。我试图再次使用这种古老的方式拍摄这个我生长的国度,向老一辈记录历史的前辈们致敬,在当代语境中用曲径通幽的方法伴含着新视觉的呈现,书写当代的古典风韵。

从哪里出发?谁在中国的摄影历史上写下过第一笔? 广东南海县大沥镇一个鲜有人知的小镇映入我的眼帘,它是邹伯奇的故乡, “中国照相机之父”的故乡。 17岁的邹伯奇因读《梦溪笔谈》中塔倒影与阳遂倒影同理,他开始对透镜成像的研究发生兴趣。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邹伯奇发明、制成了中国第一台照相机。设计了摄影绘地图法。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邹伯奇撰写的《摄影之器记》成为世界最早的摄影文献之一。大沥自然也成为我寻找远去故国的第一站。邹伯奇幼年时时常玩耍和观测天象的鳌峰山如今已经郁郁葱葱古树参天,他设计修建的泌水桥如今依然在服务着众生。

而有着“丝路咽喉”之称的河西走廊是丝绸之路最重要的一段。他长约1000公里。沿着昆仑山脉宽数公里至近百公里,西北至东南走向的狭长平地,形如走廊。因为他的特殊的地理位置,促使其成为丝绸之路的黄金段。过凉州,甘州,肃州,沙州,瓜洲,穿越茫茫戈壁,终至世界,文明传开。

在河西走廊一千多公里的路途上,显影液流过铝板留下时间的痕迹,舒缓的记录下千里戈壁的人与土地、风沙戈壁。立体相机镜头之间开一小孔,光自由通过孔洞射入胶片片基,过片时形成光轨。这是一种光的自由介入,与严谨构图的交杂,在底片上形成视觉可控与自由潜影的两种结果。

行走在这一千多公里的咽喉之路上,在河西走廊上,光透过湿版和立体相机中的胶片自由的行走。

一个在工业化高度文明的都城,将何去何从,那些依稀的景观,在非自然的当代城市中显得那么卑微苍野。但文化的根是带着古意的,在传承的末梢散发着永远的光辉。

我对于故国的寻觅从此开始,是向发明摄影的先贤致敬。但愿那逝去的风景中仍能牵引我踏上先贤的踪迹,瞥见百姓的寻常。在茂密的都市丛林中,在荒山野葱中,青山在人迹无,只有绿树苍耳,黄土嵩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