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称之为现实的东西其实很业余》--陈晓云

摄影师介绍

展览简介

面对现实我们往往被惯性支配,我们习惯以相似的方式去谈论现实,不管你对待现实是哪一种态度,都是在某种特定的腔调中展开,其实现实本身的复杂和庞大囊括了一切,我们生活和思考在以现实为名义的一个庞大坑穴之中,我们似乎不可能以现实的名义去代替现实的想象。我们似乎也不能以现实的名义去指正现实的所谓客观,后者往往是我们摄影以现实为名义去神话摄影的客观性。我们口口声声所谓的现实是图像化标签化的“现实”,相比较于那个远大于事实的现实而言其实很业余。从摄影的角度而言,戒掉“现实”,将“现实”业余成一种图像意义上的幻觉更容易被接受。从这个角度来说摄影是一种弱化现实感的麻醉工具,它更是一种情绪化的工具,当摄影开始发展出具有一种美学责任的时候,它依据的就是那种现实替换的把戏,摄影也同时具备了被期待的现实感。我们不能期待图像提供一种现实的依据,但我们依赖于这种也许不正确的“现实感”。

1/